2019年9月22日

凯旋门下有莫斯科地铁,其全称为列宁莫斯科市地铁系统([俄] Московский метрополитен имени В. И. Ленина;[英] Moscow Metro named after V.I. Lenin),被公认为世界上最深的地铁之一。1932年,苏联政府出于军事方面的考虑(准备迎接世界大战)开始建造莫斯科地铁,并于1935年5月15日正式开通一号线。最早建成的车站名为卡冈诺维奇(Л. М. Кагановича),截止2019年已建成十六条线。莫斯科地铁围绕战时的防护要求而建,可供400余万居民掩蔽之用。其建筑造型各异,每个车站均由著名建筑师设计,多用彩色的大理石、花岗岩、陶瓷和五彩玻璃镶嵌,以历史、名人等为主题。地铁车厢除顶灯外,还设计了便于读书看报的局部光源。整个莫斯科地铁被誉为全球最美地铁站之一(参见《莫斯科地铁图鉴》),本次参观的两个站点是斯大林时期建成的胜利公园站([俄] Парк Побелы;[英] Victory Park)和基辅站([俄] Киевская;[英] Kiev)。

凯旋门下的地下通道通往地铁站。通道非常气派。战时这里可以躲不少人。

集合之后,地陪拿着一样团体票带我们走过胜利公园站的检票处。这里比想象中高级不少,至少与我国高铁站类似。

胜利公园站的穹顶设计得很有特色,不过并未与我国地铁站拉开距离。

胜利公园站修建于2003年,位于莫斯科地铁三号线上,是俄罗斯最深的地铁站,也曾是世界上最深的地铁站(现已被平壤地铁超越),距离地面达97米。地面通往站台的电梯长达126米,呈45度倾斜,从地面下到地底要花上约2分钟的时间。

胜利公园站候车室,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,红白相间的拱形立柱,白色发光的天花板穹顶,仿佛象征着获取胜利的时空隧道。

胜利公园站壁画,用马赛克拼接而成,以纪念两次卫国战争的胜利。

缓缓驶来的地铁,司机见到亚洲人(我)蹲在地上拍照,顿时显出一副嘲讽的表情,仿佛在说,看,中国人又来仰慕老大哥了!

其实,如今莫斯科不少地铁列车来自中国。

登上列车,开往下一站基辅站。

指示牌很有中国特色,乍一看还以为坐着上海地铁——没准就是中国制造的。

抵达基辅站。它位于三、四、五号线的交接处,是主要的中转站,并且地面上有前往乌克兰的莫斯科基辅火车站,故得其名。基辅站的水晶灯很美,墙上壁画大多反映了乌克兰的历史与风貌。

站台墙上有很精美的壁画。

赭红色的五角星镶嵌在象牙色的大理石上。

铜架双色水晶灯看着质量很好,而且也看不到飞线,很讲究细节。

基辅站的壁画,反映了当年乌克兰的风貌。

过道尽头是壁画《基辅的节日》,充满了三十年代红色政权的气息,而这种风格我国老一辈人也非常熟悉,纷纷与之合影。

长胡子的俄罗斯大爷很有腔调。

穿着迷彩裤的俄罗斯男人,不免有种黑帮既视感。

地铁上趁着呼呼的风声盲拍莫斯科女子(怕被人打,不敢端起)。可惜镜头挂着等效35mm的XF23mm f2 R WR,因此只拍到了一部分。不过就从这,便能管窥莫斯科女子的时尚与美丽。

这张图的重点在左边美女的光腿和美甲。

回到胜利广场站。一列涂满二战故事的列车吸引了我们的注意。按照国人的思维,刚开始以为是“抗德神剧”的预告,心想这剧一定砸了很多钱吧,仔细看暗金色的标牌,原来是之前曾路过的胜利博物馆的广告!爱国主义,到哪里都是好东西啊!

胜利博物馆列车
胜利博物馆列车

乘着陡峭的电梯重新回到胜利公园地铁站的大厅。这里空空荡荡,不仅人少,而且什么商铺也没有。如果在中国,别说上海这种超大城市,就连二三线城市的地铁,也被卖奶茶、手机和快餐的商家占满了。

不仅售票窗口是关着的,连售票机也仅有三台。

胜利公园地铁站过道,展示苏共成就的壁画也很吸引人。

身旁走过一位戴着毡帽、身材高大、气质出众的老人,右手提着很有民族风的布袋,左手牵着个可爱的孩子。

孩子穿着醒目的红色滑雪衣和靴子,背着一个很可爱的恐龙尾巴书包。🦕🎒

这是祖孙俩吧!老爷爷手牵手接小孙子下课,真有爱!💕

发表评论